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丈夫羞辱妻子的肉体
丈夫羞辱妻子的肉体
妻子那妩媚而又带着恐慌的面容,娇美的胴体,提拔的乳房、胴体上道道的红痕……刺激的感官,加速了我膨胀的欲望。在怒火和欲望的催动下,我再一次控制不了自己,发狂般的对妻子蹂躏了起来……我一把抓住妻子的秀发,恶狠狠地吼着:「贱货,不记得怎么做了吗!连招呼都不打一个?」说完一把推开了妻子。妻子有些羞耻,但还是柔顺的扭转了身躯,将肥硕的雪白对着我高高的挺起,上身伏地,伏的很低,双手从两侧缓缓的伸向臀部,慢慢的拉开了两片肥厚的大阴唇,腥红令人迷醉的性器一点点的暴露在我的眼前,直到彻底,那种淫靡的气氛令我血脉奋张。「真是太诱人了!」欲望高涨的我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发泄一番。随着阴部淫荡的展现,妻子紧贴地面的俏脸也微微抬起,有些发红的脸蛋扭转了过来,星眸的双眼雾气腾腾,性感的双唇吐出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诱惑:「主人,贱奴给您请安了!」没想到言语的威力是这样的强大,令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。「主人,请随意惩罚、玩弄贱奴吧!贱奴的一切都是属于主人的!」强忍着的欲火终于没能抗住这句更猛烈的靡音,身体带着低沉的吼声扑了上去……沉重的鞭子抽打在妻子的身上,一道道红印随鞭而出……「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低沉的喘息在房中回荡……雪白的双乳上下起伏,两抹嫣红荡漾其间……粗大的肉棒在两片粉臀中出出进进,带出了一股股淫荡的汁液……性感的双唇允吸着软化的阳具,颓废的小弟在一点点的举起……狂乱的一夜,不知道发泄了几回,从SIS论坛和光盘上学习到的知识我运用了一个通遍,手指、道具、肉棒不停地冲击、蹂躏着那具熟悉、性感的淫荡肉体,妻子的小嘴、阴道、肛门充满了我的千军万马……(哎!这里报个歉,本来写了一些S戏,但是随着动笔,竟然越来越不忍再去虐待琳!所以删去了!在最后一章在描写仔细吧!那时候是爱!虐我不愿意再写了!喜欢的看G大的前面描写,或者其它的相关文章。这里我的确是不忍,不能了!SORRY!)随着欲望的发泄,怒火也逐渐在消失。愤怒已经被欲火压了下去。开始沉寂在性爱淫靡中……而妻子也许是抱着赎罪的心态;也许是想挽留这个「家」;也许是昨晚已经经历过了;也许是知道我已经了解了一切;也许是因为对着对着我一个人;总之,妻子是彻底放开了,没有了昨夜的扭捏。把自己淫荡的一面彻底的呈现在我面前。刺激的性爱也从一开始的暴虐发泄到了后来奇迹般的水乳交融,随着身体的交流,感觉我们也越来越和谐。我不在暴怒,妻子也不在羞愧。我们竟然开始享受了起来,充分的享受着新的变态爱曲……一夜的发泄使我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快感,我发现我不知不觉的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性爱游戏。但是过度的发泄又使我们疲惫不堪,也没有力气在去冲洗,想想反正在家里,就搂着妻子沉沉的睡去……当我清醒过来已经是次日中午。看着身边小猫腻人般的妻子,娇柔的布满爱痕、虐痕的娇柔身躯性感动人,让清醒的我立刻战枪高举,硬的发胀的阴茎告诉我真相:那就是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一如往昔的迷恋着她的身体,她的一切……爱还是存在的。对琳的爱看来的确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!即使放弃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放弃的,即使不为了心中依然存在的爱,就是为了孩子,为了双方的家人。这段婚姻都不是那么好解脱的!其实,更多的是这几日颠覆般的快感,我必须承认昨晚的妻子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那有些变态的游戏让我更加的迷恋、投入。当然我不愿意去承认这些,也不想去承认,更不敢去承认……哎,既然已经确定了,那怎么也不能违背了自己的心。虽然这个结也许今生也无法解开,也许会成为我们之间无法打破的墙,但是,相比违心的分离,继续的凑合过下去也许对所有人来说更好些吧!下定决心的我叫醒了妻子,对着睡眼朦胧的她说出了自己的决定。「为了妞妞,为了老人,为了这个家,这次就算了!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下次。」「什么?你说什么?峰,我……我没有听错吧!」妻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不敢相信般的呢喃着。「行了,你没听错,我说这事到此为止了,以后该怎么过就怎么过!但是我不希望再出现下一次!」我不耐烦的重复强调着。妻子激动地紧紧抱住了我。激动地语无伦次「谢谢!我不会了,老公,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!我再也不敢了……再也不离开你,伤害你了!」琳抱的是那么的紧,仿佛一松开就会失去、就会消散……我不由的也反抱住了她。两人紧紧的相拥着。「还有,X涛我是一定要找到的!如果你知道他在哪里,为了将来,我希望你能够说出来。」我突然想起来X涛,不由对着怀中的妻子加重语气强调着。「啊!……嗯!好的!」怀中的妻子很快回应着,但是我感觉那一瞬间妻子似乎颤抖了一下。是错觉吗?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……不管怎样,我不想再去追究这点细节。我决定给妻子一个机会,给这个家一个机会,也是给自己摇摆的内心一个机会。一周过去了,X涛依旧是没有找到。静也似乎消失了,宾馆后再也没能联系上。虽然很是不甘,但生活还得继续。其实,有时候鸵鸟一下也未尝不是一种办法。但是,发生过的事情终究是发生过了!有些事情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!那日清晨的原谅,似乎使得一切变回了从前,似乎变得更好,这几日妻子比以前更加的百依百顺,人前,她还是那么的高贵大方。人后,她也开始改变,床上的她尽心的讨好着我。用以前无法想象的放荡勾引着我,服侍着我。似乎可以用「性奴」来形容她的表现。呵呵,一个专属于我的性奴,这一切看来都是那样的完美。但是,我怎么总会有种无力的感觉。我真的代替了X涛吗?她真的性福吗?一切真的可以回到原来,忘记过去吗?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其实,我唯一知道的,我并不快乐,我是在「鸵鸟」。她也同样不快乐,她是在「赎罪」。眼前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假。双方彼此心中的那根「刺「越刺越深,也许不知那一天就会爆发,就会池底毁灭目前的这一切……我怕,我真的怕……每当看着身旁依旧恍如天仙的妻子,我不由再次记起第一次看见妻子时的情景,她穿着纯白的裙子,抱着书翩翩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,那样的纯情,那样的洁净,就像一个不慎落入尘世的天使。此时我唯一知道的是:生活依然要继续,但天仙已经不在了……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到此为止,一切似乎彻底的平静了下来,一切都像一个「梦」,一个「噩梦」。可惜老天既然要去玩你,又怎么会让你这么容易脱身……这一日,我像往常一样,享受了温馨的早餐后,来到公司开始了公式般工作生活。在简单处理了几件公文后,我暂时平静的心被接下来拆开的一封信激怒了!信里有几张照片,几张清晰地照片。除了照片还有一张银行转账支票单!50万,开票人是妻子,收票人是X涛!我扫了一眼照片,照片上妻子正被2个男人前后夹击着!性欲高涨的面孔上潮红一片。半闭的星眸迷醉不已。前后两个口都塞满了阳具。屁眼里还塞着一个粗大的假阳具!照片上的男人有一个是X涛,另一个我不认识,看样子应该就是那个钩子。照片的日期是3天前。场景似乎是宾馆。我感到一阵天昏地转!突来的打击令我心里已经乱了分寸,手一松,照片掉落在桌面……此时我只感到一切都这么虚假,这几日的夫妻间所有倾诉都是欺骗的,不真实的!妻子竟然还在继续背叛着我,她和X涛依然还在来往!我感到自己真的是很傻!很天真!怒火中烧的我正准备去仔细看一下照片和支票,然后去质问无耻的妻子,一个突兀的电话打了进来。是静的。这几日一直联系不上她,我以为她消失了,怎么这个节骨眼来了电话,真是巧!我有些迟疑,但还是接了,我需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已经真心悔改的妻子为什么会再一次的伤害我!「涛哥吗!我是静!」「恩!我知道,怎么有事?」「有事才能CALL你啊!想你了不行吗?」「行了!别骗我了!你这几天都玩消失!失踪了这么久突然打电话给我,没事找我你说我信不?」「呵呵,真没意思,我是有事找你!不过吗,到底是啥事还要你来猜啊!」「够了,我心情不好!有事快说!没时间陪你玩!」「呦,呦。这么快就生气了!看来又是被那骚母狗刺激的吧!」「滚,不说我挂了!」「别,别啊!我说不行吗!信你收到了吧!」「什么,信是你寄得!到底怎么回事!快说!」「呵呵!你不都看见了吗!X涛回来了!和你那母狗妻子又搞到一块了!」「够了?你到底想搞什么?」「呵呵!生气了!看我好心通知你!你还不领情!算了!算我多事!」「啊!别,算我不对!你都知道什么!快说吧!」「呵呵!照片不是很清楚吗!你那母狗老婆还在给你戴绿帽子啊!还在继续养小白脸啊!」「……」「气着了!算了,看在咱们也露水一场!我告诉你,你老婆现在正和X涛在一起快活呢!」「在哪?快说……」「别激动!这样吧,我在你楼下,你出来,我带你去看戏!」「好!你别动,我马上下来!」我飞速的挂了电话,激动地跑出了公司。一袭白衣的静站在马路对面。对我招了招手!我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了静的胳膊,「在那儿,带我去!」「疼,疼,你先松手「静有些痛苦的说着。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,强压下心中的怒火,松开了用力的手掌。「带我去!」深沉而不容置疑的对静说着。静揉了揉手臂,看着目射凶光的我,有些害怕的点了点头。我取了车,带着静开往静指出的地方。离X涛家不远的一处小公园。下车后,我扔下静快步跑进了公园。在一处小树林前看见了一对正在拥抱的男女。细看下正是妻子和X涛。妻子似乎在挣扎,但是已经火上心头的我已经顾不得分辨,心里怒吼了一声冲了上去。近了,马上就能抓住那该死的X涛。突然,「啊!」一声足以震耳欲聋的大喊在我身后传出,是静。听见喊声的奸夫淫妇停止了动作,望了过来。他们看见了不远处向他们冲过去的我。妻子似乎惊呆了,X涛则快速的反映了过来,一把将妻子向我的怀里推去,反身大步的向树林中逃去。妻子一下子倒在了冲过来的我的怀中。使我停了下来。我想推开这个贱人继续追上去,可是没想到怀中的妻子紧紧地抱住了我。阻止了我追击的脚步。眼看着越跑越远,逐渐消失在我眼前的X涛。我愤怒的甩着怀中的贱人。没想到她抱的那么紧,怎么都甩不脱。这一通挣扎,当我终于奋力挣脱后,发现X涛已经消失了。成功了,妻子成功的阻止了我对奸夫的追击。眼望着空无一人的前方「啊!……」愤怒、憋屈的我忍不住大喊发泄着,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掌心……「峰,别追……」挣脱掉的妻子又围了上来。「为什么?」我没有回头,全身不由自主的愤怒颤抖着。「啊!峰……峰……别生气,你听我说!」感觉我的颤抖,妻子恐慌的解释着。「够了!住嘴,松开我!」我已经不想再听什么解释了。「别……别这样,峰,我是怕你出事!」妻子更加恐慌着,「松手!」我的心已经麻木了,冰一般的冷酷言语着。「真的,我是真的怕你出事!你相信我啊!」妻子开始呜咽起来。「我说松手!」我怒吼着。「呜……对不起,你相信我!」妻子依然紧抱着我。「滚!……「我一把甩开了妻子。向着静走去。「别走,峰……别走!」妻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又飞快的爬了起来,抱住了我的大腿。「滚!贱人!」我回身狠狠地踹开了妻子,大踏步的离去……情已逝,心已冷,曾经的爱已经不在,圣洁的天使永远的消失了……